这个梦,残缺在冬天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11-29 12:56 阅读:

  午后浅梦,我获得一份寐不成睡礼物。

  一只冬天蚊子,它爬伏在刷白色的墙壁上。它没有死,没有….真的,我清楚地看到那张显体内求生的求哀,不过喝足了人血的血腥味记忆,那份记忆也没有死吧!

  它缓慢着。

  它移动着。

  向投射进来的冬日温暖阳光地方爬动。我看得很清,它垂哀而又可怜,已经失去了翅膀上的企图欺骗的声音。居然,它让我上升居到一种推测判断:它是否是忏悔性的,看那细足的腿部已经伸进了太阳光内。我仔细看着,没有厌恶情绪。

  它爬在太阳下,许久不动。

  干瘪身子,慢慢鼓起。它试图…….,是的,它再用翅膀暴露出舌钳上习惯努力;细细地吐出一根如毒针的灵魂,体内淤积的血性复活了。它,在思考如何度过这冬日临死时光。

  上居到推测判断。

  嗡嗡声,血浊的臭,腐烂怪味,林荫阴暗,荒草杂茂,黑色破酒瓶内流出的黑社会暴力秩序。夏日里,它们聚会,它们摧残占据我的痛苦,象一个盛宴后黑夜,黑势黑道的胜利。

  推测判断呕吐。厌倦,烦腻,憎恨,诅咒!

  这个午后惊梦的一份礼品,我迅速披起中午69元人民币廉价薄袄,极力挤出所有冬日的冷,让一切趴伏在我身上的蚊虫冻僵死亡日期,降临吧!

  我起身向油矿区的大街走去。

  猛然发现:

  有一张血字写的纸牌,一个断了手臂的凄残呼声,“黑帮黑道,还我这条砍去的手的法律公理”。他赤裸着上身,在冬日的生存中。

  我想起午后那个梦。这件廉价薄袄应披在他身上。仁爱与公理,本无廉价之论;罪恶与犯罪,应无藏匿庇护之词。

  这个梦,残缺在活着的蚊虫的冬天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