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作文大全 > 高中作文 > 微笑

微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11-28 09:54 阅读:
微笑

  和煦的暖阳倾泻在清晨的房间。我静静关注着婴儿床上乱动的孩子,阳光让孩子的皮肤闪耀着圣洁的光芒。孩子对我咧着嘴,他微笑起来。我想多年前,父亲也会在我的婴儿床前,我也许在牙牙学语,也许也想笑笑,那时的父亲佝偻着身躯,咧着嘴,对我发出会心的微笑……

  记忆中的父亲确是不苟言笑的。黑浓的粗眉下,双眼极少形成月牙的弧度。整天板着脸,对我们少言寡语,父亲在我们心中是严父的形象。

  那日春暖花开,阳光明媚,父亲的笑脸也如约而至。父亲外出多日,说好的归期一拖再拖。终于送货到巫山的父亲回家了。父亲满面尘霜,头顶包着纱布。他像一个英雄。父亲大手一摊,看,我给你们带什么回来了?父亲打开那个破旧的布包,拿出一包小玩意。这都是些什么啊?我第一次知道,牙膏还有这么小的,居然还有商标,冷酸灵。父亲解释,这是旅馆配送的洗漱物品。我第一次吃到了不是馒头的馒头-面包。一口咬下去,松松的,软软的,满口的麦香。真好吃。父亲看着我们,背靠在窗户下,难得露出笑容。这是满足的微笑,虽然从他破旧的鞋子可以猜出脚上的血泡。他讲路途的见闻,巫山的美丽,三峡的雄伟,工作的喜闻乐见……后来我长大成人了,走过父亲走过的路,我才知道,巫山的公路有多么险,父亲当年的工作有多么艰难。父亲告诉我们巫山的雄伟美丽,却没有讲出他遇到的艰辛。

  记忆闪回到我的初中时代。农村孩子的童年总是那么好动,喜欢蹦蹦跳跳。当我像猴子一样在果树上吊来吊去的时候,砰的掉了下来。我听见类似木棍折断的声音,然后我前手臂中间部分隆起来了。父亲四处打听,把我送的了县里最好的医院。手术台上,医生目光越过他的眼镜,低着头对父亲说,孩子还小,打麻药对脑子不好。父亲为了我有一个美好的将来,听从了医生的建议。于是,在X光的透视下,四个身体健壮的医生,二个用力的拉伸我的手臂,一个用力的捏拿,带眼镜的医生在屏幕前喊来喊去,左,右,过了……伴随着断裂的骨骼摩擦声,我汗水泪水成串成串的流淌,干了又湿,湿了再干。夕阳西下,历时几个小时,我快奄奄一息,余光中,父亲把头深深的埋在胸前一起一伏,好像所以的疼痛都转移到了他的身上。我把另外一只完好的手搭在父亲宽阔的后背,爸爸,我不痛。父亲抬起头,用力的擦着发红的双眼,对我裂开嘴角,笑了。

  父亲严厉的脸上,还有什么时候露出笑容?当我学有所成,当我成家立业,当我收获成功……父亲总用那双严厉的眼睛注视着我,其中有鼓舞,有鼓励,有欣慰,更多的是鞭策。我在记忆的长河中慢慢思索,细细找寻……

  时间定格在2017年的冬天。这个冬天特别冷。父亲的癌细胞已经扩散到大脑。父亲疯疯癫癫,好多事情都记不起了。可是父亲的脸上,终于挂上了难得的笑容。父亲见人就笑。母亲说那是痴痴的傻笑,可我,宁愿相信那是父亲真正的微笑。

  这个冬天的夜更加寒冷了。半夜父亲跺着双脚,跑去对母亲说,孩子们回来了,在厨房等吃饭,你快去弄点吃的给他们。迷迷瞪瞪的母亲看着父亲神神秘秘的样子,说,快点睡觉,不要感冒了。父亲显得神采奕奕,然后手舞足蹈,开心的大笑起来,喊着孩子回来了,孩子回来了。当第二天我们回家,母亲讲这个事情的时候,我们羞愧的地下了头。父亲,是想我们了;父亲还想着我们……

  现在父亲躺在病床上。深夜了,监护仪忽闪忽闪,屏幕划出忽高忽低的曲线,就像人生的起起伏伏,如果屏幕划出一条平平的直线,一切的一切,浑浑噩噩,或将归于虚无……那一串串数据急促的跳跃,闪着或红或绿的光晕。寂静的夜里,监护仪发出咕咕……咕咕的声音,好像一个人孤独的微笑。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