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 > 历史 > 文史天地 > 遥品秋味

遥品秋味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06-14 10:44 阅读:

秋,还遥远的不可触摸,因为夏天才刚刚到来。

写秋,主要是同学那句话:夏天太热,冬天太冷,还是春秋较好。春已经过去,所以想去遥品秋的滋味。

我喜欢秋天,更喜欢深秋。

深秋给我的感觉是那种美妙的悲壮。此时,田间已没了金黄的稻浪,翻整过的土地上已种上新的作物。树上的叶已凋零的差不多了,只有村头的那棵老树,极力挽留着一树红叶,想是要给这深秋增添一丝暖意,但纵是极力挽留,微风仍不时来捣乱,那风不似春风般柔和,也不似夏风般温热,更不像冬风似的凛冽。它轻轻的,柔柔的,和着一丝微冷。但纵是轻轻的,那一树红叶仍争相下落,一树枫叶便残缺不全了,过了两日,老树像是和风达成协议,它放弃了坚持,任风带走它所有的叶,红叶落尽,留下的只有老树光脱脱的枝子,直指蓝天。

如果认为枫叶是秋天唯一的红,那就错了,秋天的红很多,除了枫叶值得一提的便是柿子了。深秋的柿子已争先恐后的红了起来,红彤彤的柿子点缀着已无叶的柿树,像极了一盏盏红灯笼,挂在树间随风摇晃,让人担心是不是会掉下来,但显然这担心是多余的,轻风过后,它们仍挂在枝间轻轻摇摆,像是认为自己怎么也掉不下来似的。但经过寒霜的一次轻染后,它就没这么幸运了,村上的毛孩儿争先恐后的上树,在树上这个提提,那个闻闻见是熟透,或敞开肚皮吃个够,或摘下一批回屋和家人一起享用。这柿子不仅解了孩子和大人们的馋,也喂饱了一些将过冬的鸟雀,虽然柿子因此弄坏,但幸而鸟雀不多,只随它们去了。

深秋的清晨总有浓或淡的轻雾,来给秋增添一丝神秘,但随着太阳的露脸,晨雾便慢慢消散,露出了天空原本的色彩。那天空蓝的空灵,蓝的深远,引人遐思。天空中朵朵白云,白如美玉,毫无瑕疵,这白云和蓝天的结合,竟有说不出来的美妙,悠远,旷达,让人心清。深秋的夜也很美,残月如弓,新月如眉,挂在苍穹,与那满天星斗相应争辉,虽然夜寒如冰,但那满天星斗灿,缺月挂空枝美妙,早已将这寒冷驱散,只留下那颗陶醉的心。

写到这竟不能搁笔,秋天真的很美,忽然想起旧年作的那首绝句,竟如此契合。

寒霜淡染柿子红,轻风微吹落残枫。日出天蓝云如玉,夜临更有新月逢。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