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令我敬佩的一个人】三个古风微小说,也许你们都看到过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8-04-24 06:52 阅读:

【令我敬佩的一个人】三个古风微小说,也许你们都看到过

  1。

  她是名满京城的妓。

  他是处处受制于人的皇帝。

  一次因为心中烦恼他出宫寻乐,喝多了酒后的他把她扑倒。

  第二天醒来他看着床上的落红眼里尽是嘲笑。

  可他不知她自小流落青楼卖艺不卖身。

  那以后他经常来找她,没有动听的情话,没有温柔,有的只是夜夜粗暴的发泄。

  那天早上他穿衣欲走,她虚弱的拉住他的衣袖“娶我可好。”

  他嘲笑道“你可知我身份?”

  “不知”

  “朕乃一国之君,又怎会娶你这卑贱的妓子。”

  她无力的松开了他的衣袖,泪水打湿了眼眶。

  他没有一丝留恋的走了。

  后来他去找她,妈妈说她为自己赎了身,走了。

  他的心感觉少了些什么,却没有多想,毕竟那只是个卑贱的妓子。

  再后来他的对头镇国大将军娶妾,他也去了,看见了一袭红衣的她依偎在他的对头怀里笑颜如画。

  他嘲笑,果然,妓子无情。

  随着他手中势力越来越大,不想受制于人,所以必须除掉大将军。

  奈何大将军手中人马太多,那一战,死伤无数,在他以为自己快要败的时候,却突然听闻将军被新纳的妾室刺死于帐内。

  敌方群龙无首,他反败为胜。

  宫中大摆宴席,他却一直阴沉着脸,没有人知道他是喜是悲。

  宫宴结束后,他去看了她的尸体,她依旧一袭红衣,衬的她极其妖艳。

  他走过去从众多士兵尸体中抱走了她的尸体,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温柔。

  可惜她再也看不到了。

  后来皇帝广纳后妃,却无人发现,他所纳之人和已故的她或多或少的相似。

  然他终身未立后,知情的人都知道皇后陵里已经葬着一名红衣女子,据说是皇帝的挚爱。

  【你喜欢我时,我不喜欢你;你爱上我时,我才喜欢你;你离开我时,我才发现我爱的人一直都是你。】

  2。

  她是试婚格格,跟随公主的嫁妆先一步入了驸马府。

  春宵夜,他称身有暗疾,独坐帐外,深情呢喃着一句情诗,一醉入梦。

  她却飞蛾扑火一般喜欢上了他的神秘和忧郁。

  她回宫向太后禀报时,再三拿捏了分寸,隐瞒了实情,恰到好处地夸奖了驸马的人品。

  她果然如愿以偿地追随公主,嫁进了驸马府。

  她侍奉公主格外尽心,忠心耿耿。

  公主恩准她贴身伺候。

  他对下人比较宽厚,唯独对她特别严苛,声色俱厉。

  无人处,他询问她,“那夜,我明明没有碰你,为何你却要谎报实情?”

  她鼓起勇气,“因为,我喜欢你。”

  他拂袖而去。

  第二天夜里,却将她拥进怀里。

  “第一次见你,我便不由自主地喜欢你,甚至天真地以为,做不成驸马,便可以向公主求娶你。所以我枯坐一晚,都没敢碰你。”

  “谁料你竟隐瞒了实情,怎能让我不气你,辜负了我的心思。”

  “公主最是善妒,我担心她让你受委屈,只能装作对你百般挑剔。”

  “造化弄人,如今我宁可丢弃了这富贵权势,只求与你一起厮守。”

  她爱他爱的更是入骨,就算被他当着众人的面厉声责骂,也甘之如饴

  她窃喜,那是属于他和她两个人的秘密。

  他说,“公主愈来愈跋扈,我看她苛待你,自己却爱莫能助,痛到不能呼吸。”

  他说,“如果没有了公主,我对你的好,就不用继续暗无天日。”

  她最初觉得他的话大逆不道,惊世骇俗,后来这个想法竟然如同雨后春笋频频冒出在她的脑海里,扎了跟。

  如果,没有了公主……

  公主喜欢吃海鲜,她每日里做了新鲜的橙汁给她解腻。

  因为他曾提起过,海鲜和橙子同食,无异于服毒。

  公主身体每况愈下,终是油尽灯枯。

  公主说,“其实,我知道,你一直都不喜欢我,你怨我皇阿玛的一纸圣旨,拆散了你和你的竹马青梅。”

  公主的话如晴天霹雳,她跪在公主床塌下,几次欲言又止。

  管家推门而入,“公主的剩菜,被馋嘴的猫儿偷吃,中毒而死,我命人秘密搜查,在这个丫头的房间里翻出了砒霜!”

  他的脸瞬间狰狞,拍案而起,“我早就知道你对公主怀恨,几次三番要赶你出门,公主都拦下了,没想到养虎为患。”

  有侍卫上前拉她,她并不挣扎,“虽然你恨我喜欢你,但我更恨你不喜欢我。”

  转身,柱子上绽开红梅点点。

  3。

  她是太后侄女,手握兵权的大将军之女,他的表妹。

  父亲说,自古明君容不下权臣。

  父亲说,功高盖主,外戚专权,他总有一天会削权夺政。

  父亲说,我宁愿你嫁庶民也不愿你进皇家。

  他知道她不能为后,他知道外戚专权的后果。

  他知道她不愿进宫,却依然为她空着后宫留着后位。

  群臣上折要他立后,他一拖再拖。

  父亲为她择选亲事,她一拒再拒。

  她进宫来找他,殿外等候通传。

  却听到他掀桌咆哮的声音:“这帮老臣,国事不操心,倒还管起朕的私事了。”

  通传的太监战战兢兢不敢进门,她轻叹一声,自己走了进去。

  人未至,声先起:“这是怎么了,是不欢迎我来呢,故意做给我看的?”

  他回头,看到含笑的她,收敛怒气,换上笑脸:“哪有,你来我求之不得呢。就怕你不来。”

  满地的狼藉奏折散落一地,她上前正欲拾起,他急忙拉着她:“不用捡了。”

  她还是看到奏折上的立后两字,拾起近身的几本折子,内容都是大臣上书立后的请求。

  她放下折子,看着他,轻叹一声:“何必这么执着。”

  他顿时冷了眉眼:“你也是来劝我立后的?”

  她未语,他嗤笑:“你明知道,我想娶的是你,你不愿进宫,我立谁?”

  她张口欲解释,话未出口转了音:“明知无结果,我也不想为后,又何必?”

  “那你迟迟不嫁又是为何?或许你嫁了,我就死心了。”

  “若是如此,我如你所愿便是。”

  “你是嫁谁都不肯嫁我是吗?”

  “是。”她转身离开,眼泪掉了下来。

  我不是不愿嫁你,只是不能进这皇家门庭

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